<strike id="d3h9d"></strike>

<var id="d3h9d"><sub id="d3h9d"><strike id="d3h9d"></strike></sub></var>

    <ins id="d3h9d"><address id="d3h9d"></address></ins>

      <address id="d3h9d"><ins id="d3h9d"><mark id="d3h9d"></mark></ins></address>

          <video id="d3h9d"><address id="d3h9d"></address></video>

                當前位置:首頁 >> 專家觀點

                中國企業稅負全球第12? 官方回應總稅率虛高

                發布日期:2016-12-28 11:46:47     來源:江淮機電網      編輯:王杰

                  福耀集團董事長曹德旺赴美投資,吐槽中國高稅負,讓中國企業稅負問題再度成為輿論焦點。


                  中國企業稅負 全球第12? 主要是勞動力稅率高


                  玻璃大王、福耀玻璃集團董事長曹德旺近期接受采訪時,在談及制造業成本高時感慨,中國稅負比美國高很多。


                  中國企業稅費負擔在世界上到底處于什么水平?根據世界銀行的最新排名,中國總稅率高達68%,位列世界第12,對此,各方的評論不一,不過,中國企業總體稅費負擔重則是不爭的事實。


                  中國總稅率虛高?


                  近日,世界銀行和普華永道會計師事務所發布關于全球企業稅負情況的報告(下稱“報告”),統計了190個國家和地區反映企業稅費負擔指標的總稅率,2016年所有國家(地區)平均總稅率為40.6%,而中國總稅率為68%,遠高于平均水平,位列世界第12。


                  總稅率排在中國前面的國家主要來自非洲和南美洲的欠發達國家,比如總稅率世界最高的國家是非洲的科摩羅伊斯蘭聯邦共和國(Comoros),總稅率高達216.5%,南美的巴西總稅率68.4%,略高于中國。


                  主要發達國家總稅率也明顯低于中國,比如德國總稅率為48.9%,美國總稅率為44%,英國總稅率為30.9%。不過金磚國家總稅率并非中國最高,比如巴西高于中國,印度總稅率也達到60.6%,俄羅斯總稅率為47.4%。


                  報告稱,總稅率指企業所需繳納稅費占商業利潤的比例,包含利潤稅、勞動力稅和其他稅收等。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財稅專家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從世界銀行的這一指標來說,他們認為中國企業稅費負擔在世界上排第12名。


                  不過中國官方對這一指標并不太認可,認為中國總稅率虛高。


                  國家稅務總局稅收科學研究所所長李萬甫近日撰文認為,中國企業承擔了90%以上的各種稅費,而個人承擔各類稅費占比不足10%。但由于我國是以流轉稅為主的稅制結構,流轉稅(如增值稅等)占我國稅收比重三分之二左右,由于流轉稅依附于價格,受市場供求關系的影響,企業可以實現轉嫁,納稅人與負稅人分離,企業只履行繳稅義務,并非負擔者。流轉稅為主體的稅制結構會導致按照世界銀行公布的“總稅率”指標計算的企業稅負虛高。


                  簡單說,世界銀行公布的反映企業稅費負擔的總稅率雖高達68%,但實際上其中部分稅費負擔企業可以轉嫁給普通消費者或產業鏈下游,企業實際稅費負擔并沒有這么大,因此虛高。


                  對這一說法,也有學者發表不同意見。


                  天津財經大學財政學科首席教授李煒光告訴記者,世界銀行總稅率已經公布十年了,按照中國說法叫商業利潤稅費率,稅費主要來自企業所得稅、社會保險費用和其他稅種,并不包括可以轉嫁的流轉稅,也就是說理論上這里的稅費負擔就是企業實際承擔的稅費,因此68%的總稅率并不存在虛高,考慮到中國企業稅費抵扣不充分,甚至有可能存在低估的情況。


                  根據報告,中國的總稅率為68%,其中利潤稅率10.8%、勞動力稅率48.8%、其他稅率8.4%。


                  上海財經大學公共政策與治理研究院副院長鄭春榮對記者稱,總稅率指標分析方法并不科學。勞動力稅率其實是指社會保險繳費占企業利潤比率,在68%的總稅率中,中國的勞動力稅率高達48.8%,這一方面說明了企業社會保險繳費負擔很重,另一方面體現社會保障待遇高,保障力度大。反觀一些發展中國家,由于國民基本養老醫療保險都沒有,當然勞動力稅率就低。


                  李煒光認為,雖然中國社會保障五險一金(養老保險、醫療保險、失業保險、工傷保險和生育保險及住房公積金)被當作職工福利,但對企業來說影響其當期利潤,本質上就是一種稅。


                  鄭春榮也表示,目前我國生育保險、工傷保險和失業保險資金結余量較大,客觀上應該降低費率,而這兩年政府也正在做這件事。


                  宏觀稅負偏高


                  盡管對中國企業稅負全球排名是否在12位各方有不同看法,但對于當前企業稅費負擔重并沒有爭議。


                  國內通常用宏觀稅負作為判斷企業稅費負擔的重要指標。近20年政府規模不斷擴大,提供的公共服務不斷增加,中國的宏觀稅負一路攀升,在減稅降費舉措下近些年穩定在29%左右。


                  今年7月26日的中央政治局會議首次提出降低宏觀稅負。這是一個重大的決策部署,因為此前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的是“穩定稅負”。近日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部署2017年經濟工作時再度強調減稅降費。即降成本方面,要在減稅、降費、降低要素成本上加大工作力度。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近日對媒體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已明確定調,未來還會進一步降低稅費,這就相當于是顆定心丸。至于具體怎么減、哪個稅種減,還要等待具體政策,這需要綜合權衡。從長遠來看,減稅仍必要,但相對容易。其實更重要、更難的是推動經濟社會改革,這才是降低企業負擔的根本出路。


                  “我們通過調研發現,體制與機制的不順暢,才是造成企業成本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譬如,目前中國發電企業產能過剩閑置,但同時企業用電成本又很高,其實雙方都有降低電價的需求,但當前電力體制卻使這個問題長期難以解決。再比如,有些企業抱怨中國借貸成本高,根本原因是金融體制改革不到位,造成金融與實體經濟的脫節——現在中國不是缺錢,反而資本相對過剩,很多錢一直只在金融體系里轉圈,即俗話說的‘錢生錢’?!眲⑸邢Uf。(陳益刊 李莉


                更多資訊請關注江淮機電網

                分享到:0

                安徽省機電行業協會微信公眾號

                江淮機電網微信公眾號

                国产精品网页,国产精彩视频,国产538在线视频,国产综合在线蜜芽日韩精品